欢迎来到中共大连党史网!
banner
最新公告: 站内搜索: 搜索
 
大连党史
  • 大连党史
站内公告 more
八集历史纪录片《永远的长征》10月22日在央视一套播出

        1022日,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的日子里,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北京前锋视线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拍摄的八集历史纪录片《永远的长征》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CCTV12238分与广大观众见面。至25日,每天在该时段连播两集。

相关链接:《永远的长征》

[ 2016-11-01 ]
党史动态 more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连党史 > 大连党史 > 中国共产党在大连建立的条件(一)

中国共产党在大连建立的条件(一)发布时间:2015-01-21    来源:

中国共产党在大连建立的条件(一)
日俄侵占旅顺、大连
 
位于辽东半岛南端大连,是中国一颗璀璨的明珠。它有天然的不冻良港,背靠辽阔的东北和内蒙古腹地,丰富的物产可以经过大连与世界各地开展贸易往来。最南端的旅顺,以优良军港著称,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共扼祖国的大门,是守卫东北和京津的战略要地。
    随着世界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一些帝国主义国家开始觊觎中国这块神圣的土地。尤其是日、俄两个邻国,近百年来,不遗余力地对旅顺、大连进行争夺,使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的炎黄子孙,陷入水深火热的灾难之中。
    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迅速走上对外侵略扩张的道路。1894年发动了侵略朝鲜和中国的甲午战争,同年117日,日军侵占大连,22日攻陷旅顺。在侵占旅大过程中,日本侵略军疯狂屠杀中国军民六万余人。在旅顺口市区内,日军对手无寸铁的清军俘虏和无辜百姓,进行了四天惨绝人寰的血腥大屠杀,男妇老幼无几幸免。据英人胡兰德《中日战争之国际公法》一书记载:“此时得免杀戮之华人,全市内仅三十六人耳”。这三十几人还是为埋葬同胞尸体而被残留下来的。这就是历史上骇人听闻的“旅顺大屠杀”。
    侵略者为掩盖其屠杀平民的罪行,将被害者尸首焚烧后分装在三口大棺材里,埋于旅顺白玉山东麓,立一木牌,上书“清国将士阵亡之墓”。
    1896年,回防旅顺的清朝政府候补直隶知州旅顺海防兵道员顾元勋,根据当地群众要求,拔掉木牌,将遇难同胞的骨灰重新安葬,并亲书“万忠墓”三字,刻碑立于墓旁。碑的阴文为:“光绪甲午十月,日本败盟,旅顺不守,官兵商民男妇被难者一万八百余名口,忠骸火化,骨灰丛葬于此。”1905年日本第二次侵入旅顺,侵略者为毁灭罪证,深夜将“万忠墓”石碑盗走,致使坟丘荒芜。1922年,旅顺华商公议会会长陶旭亭等募集捐款重修万忠墓,重立万忠墓碑。1945年日本投降后,旅顺市政府于1948年再次重修万忠墓,另立新碑,并在享殿正门上方悬挂巨幅横匾,上书“永矢不忘”四个涂金大字,供后人四时致祭。
    中日甲午战争,由于清政府腐败无能,中国惨败。1895417日,清政府被迫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将台湾、澎湖列岛及辽东半岛等大片国土割让日本,还“赔偿”日本军费白银二万万两,并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通商口岸,从而加剧了中国的半殖民地化和民族危机。
    日本从战争中获得这些权益,激怒野心称霸远东的沙皇俄国。《马关条约》签订后的第六天,俄国便联合德、法两国,向日本发出了要日本将辽东半岛归还中国的照会,迫使日本放弃对辽东半岛的占领。史称“三国干涉还辽”。
    接着,俄国以“干涉还辽有功”为由,于189663日,强迫清政府与其签订《中俄密约》,攫取东清铁路的修筑权。但它并不以此为满足,当1897年德国舰队占领胶州湾后,俄国又以援助清政府抵制德国北上为借口,将其舰队开进旅顺口和大连湾。尔后又诱迫清政府于1898327日和57日与其签订《旅大租地条约》和《续订旅大租地条约》,强行租借旅顺、大连湾,期限为25年,实现了占领旅大的野心,并改旅大为“关东州”。
    俄国侵占旅大之后,建立了殖民统治机构——“关东省政府”,对旅大人民进行政治统治、军事镇压和经济掠夺,并把旅顺建成它在远东的一个军事基地,作为进一步侵略中国的桥头堡。俄国的统治,给族大人民带来深重的苦难。
    日本对“三国干涉还辽”并不甘心,它进一步扩军备战,积蓄力量,准备在条件成熟时再与俄国决一雌雄,重新夺回被俄国从自己口中夺去的旅大这块肥肉。经过10年的“卧薪尝胆”,日本认为自己羽翼丰满,便于190426日向俄国发出最后通碟,断绝外交关系;29日,日本联合舰队突然袭击旅顺口港外的俄国太平洋分舰队舰只;210日,日本向俄国正式宣战。这场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土地上进行的旨在争夺中国领土的日俄战争爆发了。这场战争,双方各动用兵力数以十万计,在10个多月的激烈战斗中,日军屡屡得手。190512日,俄军代表在旅顺水师营签订投降书,旅顺要塞重新落入日军之手。3月,日俄陆军展开奉天大会战。5月,日俄海军大战于对马海峡,以俄军失败而告终。经美国调停,190595日交战双方签订《朴茨茅斯和约》,俄国把从中国获取的旅顺、大连等地的一切权益“转让于日本政府”。1222日,中日双方签订《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正约》及《附约》,认可《朴茨茅斯和约》的条款。这样,一度被俄国占领7年之久的旅大地区,又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旅大后,积极推行其殖民统治政策。初期实行军事管制,设军管署。不久改为军政合一的总督府(后改都督府),下设民政署、警务署和监狱署。19194月,改为军政分治,实施关东厅官制,将原军政部分离出去,成立关东军司令部;原民政部改为关东厅,下设民政署,并逐级建立会、村、屯等统治机构。1921年关东厅设内务局和警务局,下设若干警察署、警察支署及警察官吏派出所,严密统治旅大人民。
    在军事上,日本在旅大及南满地区建立起庞大的军事机构,由关东军司令部统率日军驻扎在中国东北地区的师团、独立守备队、旅顺重炮兵大队、关东宪兵队等,严密监视和镇压中国人民的反抗。19069月至19072月,金州民政署警务系在金州西海岸的绞刑架下杀害抗日爱国者75人;192310月貌子窝民政支署警务系在城子疃地区围攻杀害爱国志士唐子明等8人。日本殖民统治者残酷杀害中国人民的罪行罄竹难书。
    在经济上,190667日,日本天皇亲自批准设立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满铁),本社设在大连。日本政府以满铁为中心,对旅大和东北地区疯狂地进行经济掠夺。关东厅、关东军和满铁成为日本统治旅大和进一步侵略中国的三大支柱。
    满铁除经营铁路运输外,还经营以大连港为中心的海运业,以抚顺、牛心台、田师傅为主的煤矿业,以鞍山制钢所为主的钢铁业,以大连船渠为主的造船业,以满铁工场为主的机车修理制造加工业,还有电气、煤气、窑业、玻璃、化学工业和保险业、旅馆业,还设立中央试验所、调查部等科研、特务机构和细菌研制机构①,大肆掠夺东北和旅大的资源和财富,为侵略战争服务。
    日本统治当局,以“妨碍军事行动”为名,巧取豪夺,没收旅顺、大连境内的大片土地、山林。以没收俄国人财产的名义,大肆抢占旅顺旧市区和大连市一部分中国人的房屋和土地,使许多中国百姓流离失所。城市工人所受剥削压迫之深重,生活境遇之悲惨,在世界上实属罕见。在日本帝国主义经营的企业中,中国工人的工资仅为日本工人的14,其中最苦的是码头工人。日本殖民当局为了对华工集中统治,1909年建立“福昌华工株式会社”,修建了“华工收容所”,美其名曰“碧山庄”。中国人称“红房子”。这里的上万名工人每天要干13个小时以上的重活,一个月的工资经过工头层层克扣,最后所剩无几。他们干的是牛马活,吃的是猪狗食,连橡子面做的窝窝头也不让吃饱。政治上的压榨,经济上的盘剥,生活上的折磨,肉体上的摧残,夺去不少工人的生命。据统计,福昌会社从1909年创立到1919年的10年中,惨死的码头工人多达1372人(病亡者未计在内)。当时红房子工人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红房子,杀人场,鬼子把头赛虎狼。工人列进牛马行,咽着橡面和谷糠。刚来这里是青年,几年以后头发苍,腰弯腿弓皮包骨,断气葬身死水塘。”
    日本殖民当局还以多如牛毛的苛捐杂税榨取人民的血汗。诸如各种所得税、户别割(挨户捐)、地税、附加税、特别税等,数不胜数,许多人被逼得走投无路,不得不充当“苦力”或流落街头,大人、小孩衣服褴褛,步履蹒跚,蜷卧檐下。严冬酷寒,衣不蔽体,“路倒”比比皆是。据《泰东日报》1915122日披露,旅大和南满铁路沿线贫苦的“无业游民”,自当年113日以来一周多的时间内,被冻死者达1200名之多,冻伤者尚有3000余名。
    日本殖民统治者为了把大连从中国的版图上勾销,以便永久霸占大连,在文化教育方面推行一整套愚民政策,实行奴化教育。1919年已有50万人口的大连城乡,仅有一家由日本人主办的中文报纸《泰东日报》。至于学校更是少得可怜。中国人教育皆由日本殖民当局经管,中国人自己无权设立学堂。日方所办中国人学校,1906年只有两所4年制小学,1920年增加到14所。90%以上的中国适龄儿童不能入学。极少数入学者,受的也是奴化教育,学的是日语、日本(加上关东州)历史和地理,妄图使其忘掉中华,以达到培养“能够服务于日本帝国在关东州经营一切事业的人才”之目的。
    日本殖民当局为磨灭大连人民的民族意识和反抗精神,严密封锁国内外消息,并设立许多寺院、神社、布教所、烟馆、赌场、妓院,腐蚀人们灵魂,麻醉人民的意志,以便他们的奴化统治。
    “曾经在人类历史上创造过光辉的古代文明的勤劳智慧的中华民族,绝不甘心长期忍受这种屈辱生活”。帝国主义对旅大人民的残酷统治和压迫,激起放大人民的强烈反抗。
    农民反占田斗争。1920年春,日本商人和田笃郎与金州民政署官员相勾结,强占三十里堡西甸子村百余户农民多年辛勤开垦的3000余亩稻田,引起全村农民的强烈反抗。当和田带人前往查勘稻田时,农民韩希贵带领乡亲手持铁锨等农具准备与之拼杀,吓得和田等人转身而逃。事后,农民联名写出请愿书送交关东厅以示抗议,并要求合理解决。《泰东日报》编辑长傅立鱼得悉后,经过调查,理直气壮写了《为三十里堡三千农民向山县关东长官乞命》的社论,为农民据理力争。由于关东厅偏袒日方,使此案久拖不决。
    同年秋,农民辛勤劳动一年的果实被日本商人强行夺走一半,西甸子村农民忍无可忍,百余人齐集大连,游行示威,反对日本商人强占农田,得到工人、商民;学生广泛同情和支持。迫于各方压力,1921620日,关东厅长官同意与双方代表协商,以土地权归日本商人和田笃郎,允许农民“长久耕种水不退佃”和收获“东三佃七”等条款达成协议。轰动百里的三十里堡农民反占田斗争事件始告解决。这充分显示了大连的中国农民及各界民众团结抗争的力量。                                                                                                 
    收回旅大运动。1923326日,大连、旅顺按中俄条约和中日北京条约规定租借期已满,应归还中国。中华民国政府(北洋军阀政府)迫于全国人民的压力,通过外交途径向日本政府提出废除《二十一条》和收回旅大的要求,遭到日本政府无理拒绝,从而激起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北京、天津、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和东北三省各界人民纷纷举行集会、游行、讲演,以各种形式掀起声势浩大的废除《二十一条》,收回旅大运动。      
    旅大人民深受殖民统治之苦,企盼早日回到祖国怀抱的愿望尤为强烈。早在19229月,旅顺师范学堂的学生便奋起开展了反对《二十一条》,收回旅大,排斥日货,争取民主自由的爱国运动。同年12月,金州人民也向省议会提出“请议收回辽东半岛问题”议案。当旅大租借期届满之际,《泰东日报》连续登载有关废除《二十一条》和收回旅大的消息报道60余则,将全国各地要求废除《二十一条》和收回旅大运动的情况以及日本政府“断然拒绝”中国政府合理要求的蛮横态度,告诉旅大人民,更加激起人民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愤慨。《泰东日报》以全体大连人民的名义致电上海,请求全国支持收回旅大。电文写道:“吾等忍耐已经很久了,当亡国奴已经很久了。今幸本年三月廿六日旅大租借期已满,我金瓯无缺之领土理应收回。然而日本人为欲达到保全满洲进图中原的野心,‘五七’胁迫,延长九十九年为有效期……他们暗自欣喜旅大将长久与中国脱离关系,不幸的是生于斯土长于斯土的吾等,难道只有当亡国奴的资格吗!?全国同胞们!时间紧迫,国会既已否决,国人应一致奋起,督促政府速派大员,接洽收回旅大事宜可也。”此电1923123日在上海报纸登载,充分表达了旅大人民渴望回归祖国的强烈愿望,促进了各地收回族大运动的开展。旅大人民还走上街头,张贴和散发传单,其中广为流传的是:“日本小鬼真正顽,夺我旅顺大连湾,十二年三月廿六日,期满了他还不归还,快快醒来快快醒……。”以唤醒同胞共同斗争。由于当时中国国力的薄弱和掌权者的无能,日本帝国主义的蛮横无理,使旅大这块宝地继续被日本霸占着。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的旅大人民,为争取早日回到祖国怀抱,始终没有停止反抗殖民统治的斗争。
 
①日本在大连的细菌研制机构,对外称关东军防役给水部大连出张所,内部名称为关东军319部队,又称关东军731部队大连支部。
《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北京版第2页。
19155月间,日本帝国主义胁迫袁世凯政府承认其独占中国的秘密条款,共计21条。
系中华民国纪年,即1923326日。

摘自《中共大连地方史》上卷
返回上一级
[返回首页][关闭] [打印]
 
 
Copyright @ 2000-2013 中共大连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站长统计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育才街39号市委1003室 邮编:116001
联系电话:0411-82758028 邮箱:dlds82758028@163.com
技术支持:大连致远科技